金飞豹南极物语 感悟篇
文章来源:null  作者:null  点击:2563  更新时间:2008-12-22
刚刚回到昆明两天,金飞豹就到公司上班了。相比以前,他圆圆的面庞明显消瘦了一圈,双颊还挂着冻伤的痕迹,胡子也留得老长,但谈起这次为期47天的南极之行,金飞豹的眼睛仍异常明亮。很显然,许多年之后,作为探险家的金飞豹肯定不会忘记,2006年底至2007年初在那个遥远的南半球之极的“夏天”。

       感悟一:我是中国人

       就像一个苦修的僧侣,金飞豹去到了南极大陆,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走向梦想的彼岸。又一个梦想实现后,金飞豹在审视自我,也在审视周围。

      “作为中国人完成南极探险,这次我可以说是只身一人,而在整个行程中,几乎看不到华人的影子。”在南极,他碰到一位浑名叫“空气虫”的美籍华人,是这次行程中唯一遇见的华人。“虽然他面孔皮肤和我一样,但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香蕉人’。”能够成为登上南极最高峰并到达南极极点寥寥无几的中国人之一,金飞豹感慨万千。探险历史上登上文森峰和到过南极极点的中国人也就七八人,而当1月19日金飞豹在南极极点科考站看到留在那儿的100多位探险者留言,发现其中王石、王秋扬等人2005年的留言时,就仿佛见到了亲人一样,他动情地写下了两篇文字,表达自己的激动和思考。回想起以前攀登珠峰见过的外国探险家,其中最年长者已近80高龄,而这次遇到美国拍摄《重返南极》纪录片的参与者,也有74岁的老人,看着他们白发苍苍却精神抖擞充满激情,年仅43岁的金飞豹由衷感佩。

      “在全世界为数不多(到南极)的人之中,我真切地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中国人到南极去。”在金飞豹的心目中,极限探险运动虽然是健身运动中的顶级运动,但它代表的是人生状态的一种追求,反映的是人的一种精神素质。

       感悟二:纯净的大地

       冰雪覆盖,举目苍茫。北京时间2006年12月23日凌晨4时45分,站在海拔4897米的南极最高峰文森峰顶,金飞豹的心中一片空灵,这是一片如此遥远、如此广阔,而又如此纯净的大地啊!

       初到南极,金飞豹的视野和意识一如南极的茫茫冰原一样混沌。徒步同行的队友中有位叫阿来克斯的俄罗斯人,他是个证券商,每天都会通过卫星电话和家人联系,了解国内的股票行情。一天,他听到了股市指数下跌的消息,脸色霎时变得像南极的天气一样阴沉。远在万里之外,仍无法摆脱尘世的影响,金飞豹突然之间联想到,拥有地球上72%的淡水资源,矿产资源足够人类开发200年的南极大陆,人们总有一天会用到它,就如同股市的行情靠股票的涨跌作为表征一样,南极的地质变化、哪怕是一点微小的变化,也将成为整个地球环境恶化的表征。记者有些疑惑,问到为何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还会产生如此忧患意识,金飞豹解释,去南极前,他查阅了大量关于南极的资料,用他的话说,那只是限于书面的知识,而只有当人真正置身这片广袤的大地,置身这块与地球上所有大陆分隔开的大陆,并真正经历了艰苦跋涉和直观的认识后,才会真切感受到南极对于地球影响的至关重要。

       感悟三:真正的挑战

       对于常人而言,金飞豹登上南极顶峰和到达极点,只是在这次“追求卓越•超越巅峰”全球九大极点探险中又勾去了两个目标。但金飞豹直言:“这是两个少有的挑战项目,是一次真正的自然挑战。”因为从世界上的探险记载来看,的确很少有人一次持续完成这两个项目。

       徒步过程中,金飞豹问他所在队伍的向导戴维,有多少人持续完成了这两个项目。这位46岁的苏格兰探险老手交了个底,他说在自己当向导的10余年间,只带过4个像金飞豹这样的探险者。抛开探险过程中的无数风吹雨打艰难险阻不讲,金飞豹的切身感受是,要连续完成在南极的这两项探险,首先需要具备丰富的探险经验,其次还需要经济实力,由于这两个项目要花费五六十万元(人民币),在金飞豹看来,经济条件非常重要。如今,每年到南极观光的人超过1000人,但大多是在边缘地带活动,进入纵深的每年也就100到200人,在这个人群中,相对而言,还是欧美等发达国家的人较多,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

       感悟四:科技的力量

       历经七八天艰苦至极的徒步行走后,2007年1月19日上午,一座闪着白色光芒的球形建筑跃入了金飞豹的眼帘,这便是南极点上美国的阿蒙森•斯科特科考站,对于金飞豹一行而言,这是一片希望之光。在如他所言经历了“地狱”到“天堂”的飞跃后,阿蒙森•斯科特呈现出的科技的力量带给了金飞豹强烈的震撼。

       美国从1957年起就在南极建立科考站,他们眼光超前,首先便占领了极点。而那时的中国正在大炼钢铁,这种超前的做法在当时实在是难以想像,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国才加入了南极科学开发的队列。阿蒙森•斯科特是个庞大的科学实验基地,第二期超过1万平方米的主体大楼正在建设,在这里,运送货物和建材的飞机络绎不绝,整个科考站中商场、图书室、健身房、餐厅一应俱全。看着科学工作者川流不息、建设者马不停蹄的繁忙景象,金飞豹大开眼界。他深切地感触到,南极的科学研究是直接面对未来、在探寻未来更适合人类生存环境的活动,这种科学的力量不可低估,人类未来的发展完全取决于科学的发展。

 

    南极物语•大事记

       2006年12月11日,城建股份全球九大极点探险南极站活动启动,金飞豹离开昆明,开始了自己只身一人挑战南极的探险之行。
       2006年12月16日,金飞豹抵达南美大陆到南极点之间的中转站爱国者山营地,这是他首次站到南极的土地上。
       2006年12月23日凌晨4点45分,金飞豹登上文森峰。
       2006年12月26日,金    飞豹回到爱国者山营地,准备徒步极点之旅。
       2007年1月12日是金飞豹徒步前往南极点的第一天,当天他们一刻不停地艰难跋涉了8个小时后,向南极点挺进了12公里。
       2007年1月19日上午8点15分,金飞豹及其队友5人到达南极点。
       2007年1月21日凌晨3点,来自爱国者山营地的飞机飞抵南极点,金飞豹等5名队员仅用4个多小时就安全返回了大本营。
       2007年1月27日下午3点40分,金飞豹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走出昆明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