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 冲顶,锋刀口上走一遭
文章来源:null  作者:null  点击:2297  更新时间:2007-9-3
        凌晨,我在睡梦中被向导叫醒,根据当地天气预报得知天气情况较好,向导决定今日冲顶。带着几分的兴奋我们出发了,五号营地距顶峰的垂直距离有951米,线路十分陡峭。
        从海拔5243米的5号营地到6194米顶峰的路线非常陡峭,道路上覆盖了厚厚的冰雪,攀登十分艰险。在海拔5600米处,另一支队伍里的德国人由于体力严重透支晕倒了,向导把他送回5号营地又回来追赶我们。在距离顶峰约100米处,有一段如刀刃般锋利的冰山,人要走在悬空于山体外的雪檐上,如果发生崩塌,就再也没有生还的可能。和我同队的3名队员见状放弃了登顶,其他队也有一些队员开始下撤。冲顶时越来越来越多的人放弃,见此状况,我没有任何打退堂鼓的意思,我默默的给自己鼓劲儿,虽然已经是饥寒交迫、口干舌燥,但我想只要坚持,就有希望,我跟向导表示我要坚持要冲顶,当时已经顾不上害怕了,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我一定能行。
        就这样,我咬牙坚持下来,用最后的理智和勇气走完了最后的100米,100米对于刘祥来说只是12′8″的距离,但对于每个登山者来说这又意味着什么呢?失踪?死亡?都有可能。在向导的指挥下,我铆足劲靠着坚强的毅力最终登上了顶峰!此时北京时间中午12:05分。麦金利顶峰上只有2平米左右的一小块平地,登顶的队员只能轮流拍照,拍照时还要把冰镐插在雪地里作为防护。我兴奋地一一展示了国旗、北京奥运会旗帜、昆明精神旗帜等,当我拿出奥运旗帜时,很多队员都表示想来北京观看奥运会,听他们这么一说,我立马在顶峰大声的说:“北京欢迎你们,北京会给你们一次崭新的奥运会体验!”
       在顶峰不能停留太长时间,队员们抓紧每分每秒拍完照之后就迅速下撤,下撤并不比攀登容易。小份的方便食品提供的能量已经消耗怠尽,大家开始感到体力不支。同时,下撤途中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滑坠,队员丝毫不敢松懈,我也是强迫自己集中精神,手上的冰爪攥地紧紧的,当我回头看走过的路时才觉得后怕。麦金利的攀登成功率仅有50%,对于攀登技术、体力以及天气状况都有很高的要求,我觉得其攀登难度仅次于珠峰。和攀登珠峰不同的是,在珠峰是中国组织的团队,能感觉到很强的凝聚力和精神支持,这次是来自不同国家、有着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组成的团队,要和无障碍的沟通,对我也是一个挑战。”
        从凌晨出发到登顶至安全下撤到5号营地一共16小时。虽历尽艰险,但一切还算顺利,终是守得云开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