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2日 巧遇台湾同胞
文章来源:null  作者:null  点击:2105  更新时间:2007-9-3
       经过了几天与世隔绝的反复训练之后,我们上到4389米四号前进营地,终于可以用卫星电话,我不停的给亲戚朋友打电话报平安,相信好几天没有我的消息,大家都非常担心。
       四号营地有一块特意留出的空地,是专供营救直升飞机停放的,这里还专门设立了登山管理中心指挥部,随时候命,如有意外,飞机将在30分钟之类前来营救,安全保障系统非常完善。
       麦金利的攀登完全是自助的阿尔卑斯式攀登,我们根本不能指望有高山协作分担些许重担,所有队员既是搬运工又是建筑工。之所以说搬运工,是因为麦金利的攀登过程中,每个营地之间需要来来回回的运送物资,队员都是身负25公斤的背包,手拉30公斤的雪橇,体力消耗相当大。艰难的到达营地后,刚卸下“重担”,又得马不停蹄地用钢锯把雪块锯成雪砖,一“砖”一“瓦”地搭建帐篷,酷似营地建筑工人。
       除了较大的体力消耗外,麦金利的山势和路线也给我们相当大的考验。一路上不断出现的冰裂缝和雪崩让我们走得心惊胆战。每遇冰裂缝,向导都会第一个上前探测,有些冰裂缝只要轻轻一捅后,顷刻间就是万丈深渊,此时向导就会在上面插上一面红色小旗子以警示队员绕行。至于雪崩,我们都是在天气比较好的情况下能看见远山不时出现,由于离队伍还有一定距离,暂时还不构成威胁,但并不代表绝对安全。
      一路上,会经常碰到其外的外国团队,美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的都有,有登山的,有滑雪的,无论男女,无论老少,看起来个个精神抖擞,充满活力。最让我意外的是,竟碰到了正下撤的5人组台湾团队。我们都显得异常惊喜,他们毅然取消下撤计划决定宿营四号营地邀请我一起聚会。在相互介绍后,我得知他们中有2位队员也曾成功登顶珠峰。在听说我此行是完成“7+2”的探险事迹后,大家对“7+2”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表示愿意向我学习计划完成“7+2”的顶级探险并热情邀请我攀登台湾最高峰——玉山(海拔3952米)。一番热烈的谈论后,他们还特意做了一餐丰盛的中国菜,这对于天天美式快餐的我来说,简直是人间美味。跟前几天孤独而枯燥的时日相比,不得不承认今天的聚会是我进山10天来最快乐、最轻松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