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物周刊]金飞豹:登顶不是胜利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1863  更新时间:2009-11-24

 
1996年清洁珠峰行动飞龙,飞彪,飞豹三兄弟合影

全副家当
 
 
每座山峰都有不同的风景,大洋洲第一高峰查亚峰仅有4884米,
它让金飞豹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攀岩登山
 
 
牵着骆驼行走在撒哈拉
 
 

进入南方报业网页面>>>>>>

进入南方周末页面>>>>>>

连接进入第82—84页>>>>>>

 

      他是全球第11位成功完成“7+2”探险活动的探险家,也是迄今为止世界上用最短时间完成“7+2”壮举的探险家

 

      特约撰稿 李梓 发自昆明

 

 

      兄弟

      这个世界有许多偏见,比如人们认为,四肢发达的人头脑一定简单。探险需要强壮的体魄吗?当然!所以探险家一定头脑简单。

 

      这个糟糕的推断让金飞豹失去了许多粉丝。

 

      他长相富态,皮肤有着惊人的再生功能,不管在野外被晒伤得多厉害,只要回到都市一两周,就能恢复成白白胖胖的福相。当别人介绍说这就是云南最有名的探险家金飞豹,往往会迎来半怀疑的目光。就连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的时候,也受到了主持人类似的质疑。还有观众给他留言说,他缺乏探险家应有的“气概”。

 

      金飞豹还有两个哥哥,金飞龙和金飞彪,金家三兄弟都热爱旅游和探险,二哥金飞彪在2006年与金飞豹结伴登顶珠峰,他们是全世界第一对同时登顶珠峰的兄弟。有的人由此推断金家一定有着某种适宜探险的运动基因。

 

      “我上学时,从来没有在体育竞赛中拿过好名次。”金飞豹说。

 

      现实中,金飞豹超出人们想象中的有两点:不如人们想象中彪悍,却远远比人们想象中聪颖。他不仅仅擅长在野外生存,更擅长在城市社会中生存,如鱼得水。他有一个理论:“在野外生存能力强的人,在现代社会的生存能力亦很强。而那些毕业后很难找到工作的大学生,放到野外生存能力一样很差。这是有调查证实过的结论。”不管这个调查出自何处,但至少这个理论在他身上得到了证实。他的人生充满了不同时代的关键词。

 

      “1981年,我高中毕业,顶替父亲的工作进了国营工厂,这在当时是一个很时髦很实际的出路。80年代中国掀起了探险热潮,刘雨田、尧茂书都是那时候的杰出代表,于是我想,如果能给家里存上一万块钱,我没有了后顾之忧,就去徒步走遍全中国。”

 

      “我那时一个月的工资是30多块钱,我算了一下,发现就算工作到退休,也存不了一万块。于是,我下海了,学别人到广州倒腾牛仔裤到昆明卖,不到半年,就存了一万块。于是我想,多存一点吧,等有了10万块,再去徒步全国。”

 

      “又过了1年多一点,我有了10万块,于是我想,等挣够100万吧。后来我在中国股市开锣时去深圳倒卖认购证,在海南潮中去了海南折腾房地产,在泡沫散之前又回到昆明来投资,我很快有了100万、1000万,最初的梦想已经被遗忘。顶峰时我有了足足2000万,那时我的梦想是将公司上市,这样,我就能成为亿万富翁。”

 

      昆明的第一个有线电视网络是金飞豹于90年代初期从海南引进的,当时海口是全中国第一个设立有线电视台的城市,内地城市没有管理经验,昆明对这个项目一路放行,这是金飞豹平生得意的一个项目。

 

      金飞豹的亿万富翁梦,戛然而止于1995年。

 

      这一年他同时面临两件事情,他一手引进的昆明有线电视网络面临着政策限制难题,同时大哥金飞龙在上海操作的大型投资项目面临资金吃紧。在大哥的召唤面前,金飞豹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有线电视网络转手给政府收购,兑现了2000万元现金,并全部给了大哥。

 

      在世纪末,《南风窗》曾经以大篇幅报道了这个项目的失败过程:“在错过了最好的融资机会后,项目断断续续……1995年夏天,消失了一段时间的老板突然来到了办公室,并一次性发放了员工拖欠的工资,所有的人都相信,老板又找到投资了……”但这是这个项目的终结,给员工发工资的钱,就来自金家兄弟凑出来的最后一笔钱。

 

      千万资产突然化为乌有,金飞豹怨恨过吗?

 

      “没有,这是我们的大哥的项目,也等于是我们的项目,我一直相信大哥的眼光,相信他有着东山再起的能力。”

 

      出发吧,从一无所有开始

 

      “被打回原形后,我开始想换一种方式生活。这事给我最大的启发就是要立刻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而不要在梦想前面设定那么多的条件,那样你永远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

     

      年轻的金飞豹以“爱玩”而在朋友中著称,他是云南省第一个拥有私人热气球的人。1993年5月6日,他驾驶热气球首次穿越昆明市上空,惊艳春城。这个看似很奢侈的玩法,其实只花了36000块钱,而且金飞豹后来还想到以热气球为昆明的重大节日庆典助兴,以出让冠名权等方式,把买热气球的钱又赚了回来。那时候整个昆明只有这一个热气球,显摆得很。普通热气球的使用寿命只有200小时,金飞豹用了足足800小时,等到热气球都要用坏了,才有人说,这个热气球什么手续都没有,属于黑户。这件事情的小试牛刀,证明了金飞豹的商业头脑,在以后的探险生涯中,他也一直寻找商业赞助他的探险活动,并成为全中国可能是获得商业赞助最多的探险家。

     

      此时金飞豹身无分文,绞尽脑汁之下,他终于想起来,自己还买过一个3万元的可还本保险。退得了3万元的保险本金后,他用这笔钱开办了云南探险旅游旅行社。“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创办一个探险旅行社,给富人服务的同时也能满足自己到处去旅行探险的愿望。”

 

      他的旅行社从一开始就锁定了以国外游客为主的高端探险旅行人群,以网络作为营销平台,当中国的因特网还被局限在中科院的大院之内时,金飞豹已经使用上了E-mail,在百度和google还寂寂无名时,他已经敏锐地注意到了网络搜索的重要性。“如果一个德国的游客,他突然想到要到中国的云南,或者西藏来旅游,他会怎么办呢?当然是上网搜索‘云南’、‘探险’、‘旅游’这几个关键词。”他的网站只有英文界面,没有中文界面,里面的关键词每个月随着网络搜索热词的变化而变化。“你从哪里学到的这些呢?”和当年学飞热气球一样,金飞豹给出的答案是“自学”。

 

      随后的七八年,金飞豹说自己变成了一个超级驴友,他和一帮爱探险的人,走遍了滇藏一带风光秀丽的地方。许多今天成为背包族胜地的地方,金飞豹可能是那里的第一个游客。

 

      他不停地研究开发出新的旅游线路,而当这些旅游线路随着其他旅行社的跟进而变得繁忙时,他就抛弃这些线路,转向更新的风景线。他的背后汇集起一大批探险旅行爱好者,只要他的一声征召就从五湖四海汇集而来,这其中有许多中国的资本新贵。

 

      不惑之年的跳跃

 

      在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金飞豹开始陆续尝试挑战云南几座一直没有人能攀登上去的山峰,屡屡失败。

     

      2003年,金飞豹40岁,他在这一年终于迈出了可喜的一步,登上了海拔5396米的哈巴雪山。

 

      第二年,他就迈上了7000米的台阶,登顶新疆慕士塔格峰(7546米),2005年登顶世界第六高峰,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然后,是2006年5月14日,登顶珠穆朗玛峰(8844米)。然后,是18个月疯狂的“7+2”(指攀登七大洲最高峰,且徒步到达南北两极点)极限探险。他的完成速度创造了一个新纪录。

 

      “古人说40不惑,我在40岁时终于想通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什么人都不缺,就缺探险家,而我,就要做这样一个探险家。”金飞豹说。

 

      在1995年以前,金家三兄弟都在忙着各自的实业,1995年以后,他们都没钱了,但却都转向了旅游探险一途。大哥金飞龙,在上海投资项目失败后,许多地产界的朋友都希望他转过来一起奋斗,而他却拒绝了这些好意和邀请,在世界各地辗转、流浪、散心、思考。直到旅行10年后,金飞龙终于回归,他变成了一个科学家,带回来一个“可能改变人类种植方式”的项目:超声波离子管道立体栽培技术。

 

      金飞豹开了旅行社,金飞彪去代理了许多户外品牌,有空的时候也和弟弟一起去登山,通常他们的分工是,金飞彪负责解决装备和后勤,金飞豹负责找赞助和媒体宣传。

 

      1996年,他们三兄弟曾经在珠峰大本营发起了一场“清洁珠峰”活动,这是中国第一次以民间的名义,大规模地清理人类登山活动留在珠峰上的垃圾。关于“作秀”、“不切实际”的争议,迄今为止一直笼罩在金飞豹策划的所有活动身上。金飞豹一直记得《云南日报》为此发的社论:“与其不切实际,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地去珠峰做一场秀,还不如实实在在地在我们的家门口清理一次盘龙江的垃圾。”

 

      “有的人目光一直盯着现实,有的人目光一直盯着远方。”金飞豹说。

 

      爱上马拉松

      2009年初冬,金飞豹从新疆飞回昆明,尽管已经习惯了他每次都要创造意外的惊奇,但这次的意外仍然超乎想象,他竟然缩水了!

 

      那一层连撒哈拉沙漠都未能蒸发掉的油脂消失了,富态的圆脸在朝着精干型发展。

 

      “半年前我82公斤,现在我72公斤。”金飞豹得意地说。

 

      “减肥秘籍是什么?”

 

      “坚持跑步,每周3次,每次跑10公里。”

 

      以善走而不善跑著称的金飞豹,在2008年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很好玩”的极限项目:马拉松。他打算组团报名参加明年在雅典举行的为纪念马拉松运动诞生2500年而举办的马拉松比赛。

 

      跑步,这是金飞豹在北京发现的一个新项目。“在全国有差不多10万热爱跑步的人群,全部是白领阶层,我们称为‘跑友’。在他们的带领下我开始跑步,在跑步机上练。今年夏天我去北京时第一次参加了跑友组织的活动,早上7点去北京奥林匹克公园组织活动,奥林匹克公园跑一圈大约是5.2公里,我由于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太兴奋了,所以一直跑了3圈,我突然发现,原来我能跑15公里。然后我觉得太棒了,觉得我可以挑战一下马拉松比赛。我是业余选手,不需要名次,只需要跑完就可以了。”金飞豹说。

 

      每次当他探险归来,人们总是以为他已经完成了能找到的所有探险项目,会暂时停下脚步,而他却总能发现那些新的目标。在完成“7+2”之后,他选择了号称人类第三极点的格陵兰岛,然后是撒哈拉,然后计划去亚马逊丛林,以及翱翔太空。最后的这个梦想遭遇了很多人的嘲笑。“有些人就是分不清梦想和幻想。”金飞豹说。

     

      他已经报名参加太空旅行,就在明年。

 

      人物周刊:别人说,你的探险旅程充满了太多的商业氛围和炒作,你怎么看呢?

 

      金飞豹:说这些话的人,可能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石器时代。探险与商业,这本来就是密切联系的,哥伦布航海是怎么实现的,如果不是西班牙皇室愿意为他的航行买单,换取新的航线资料,他怎么可能发现新大陆呢?人类第一次登顶珠峰,也是一次纯粹的商业行为。就算是中国人于1961年首次登上珠峰,那也是国家花了巨资的。当时中国的外汇储备只有160万美元,国家划拨了70万美元,到法国给登山队买器材装备,请了前苏联的教练进行指导,这才能顺利完成。

 

      商业登山,是高海拔登山的一种趋势,当有一天,我们获得的商业支持已经能和国外同行相媲美的时候,我们国家的探险运动也就能和国外相提并论。

 

      人物周刊:那么,今天的人们进行探险意义何在呢?

 

      金飞豹:我一直以为,人们不一定非要找一座山去登,人生就是不断攀登的一个过程,你面临的困难越大,你所在的海拔也就越高,什么时候遇到了让你痛不欲生的困苦,这就是你人生的珠穆朗玛峰,你翻越它以后,在你的人生中也就没有什么困难再能打倒你了,这就是人生的探险。

 

      人物周刊:那么,登越珠穆朗玛之后,你是否有了这种觉悟呢?

 

      金飞豹:珠峰确实无愧地球的制高点,我迄今为止探险途中所遇到的最大危险就是在珠峰。登顶前我遇到了一些困难,但那都不算什么。在峰顶我一直恋恋不舍,在队友的再三催促下才下撤,到了大约8200米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坐着休息,于是我也坐下来休息,一名队友跑过来对我说:豹哥,你不能休息,你一休息,就会像他那样了。我这才知道,坐在我前面的,是一名4年前登顶珠峰的探险家。有他的前车之鉴,我终于涌起一股力量成功下撤。所以对于探险者来说,登顶并不是胜利,登顶并顺利回到山脚,才是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