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救命?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3886  更新时间:2010-7-28
 
      http://www.tudou.com/v/xMEV5DCItUQ/v.swf
     
      在我们的生命中危险无处不在,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何时何地会遇到危险。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在险境中求生存也就成了我们需要学习的重要一课。
 
 
      2010年1月我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之约写《哇!救命书》推荐序,序文如下:
 
 
      当我收到出版社编辑部发来的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班·薛伍德的《哇!救命书》中文电子版时已是下午匆忙下载到笔记本电脑中,以后连续几天只要有空我都仔细的在阅读这本即将要在中国畅销的救命图书。对于一个探险家来说书中的一些案例并不陌生,甚至有着似曾相识的感受。我们大多数人一生中都会遇到生死存亡的险境,大凡能够化险为夷的就是幸存者,不能脱险的就成了罹难者。有着多年媒体工作经历的班·薛伍德自己也是一个生存训练的实践者,他凭借着多年来那些在媒体上惊心动魄的生死报道以及自身的深刻感受写出了这本可以救你一命的秘诀和科学原理的《哇!救命书》。我希望我们阅读了这本书后能充分了解我们身边潜在的危险,在面临险情时还能记得书中的救命方法。
 
 
      班·薛伍德在书中写道:“在最艰难的时刻,你知道仅凭智商是不够的,还必须具备常识和街头智慧。你十分了解自己的处境和身边的人。你会对问题做出判断,找出其关键所在,使问题得到圆满解决。”让我想起了在珠峰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那段经历,像攀登七大洲的最高峰,最为艰难的要算珠穆朗玛峰。2006年我和我哥哥金飞彪成功的登上了珠穆朗玛峰,为了攀登8844米的珠峰,我就走到了生死边缘。在一段坡度比较大的雪坡上,我不小心跌倒了,整个人沿着雪坡迅速下滑,而远处就是悬崖!前后的人都惊呆了,眼看一次滑坠山难事故就要发生,这时我凭借着多年的攀登经验,本能的用手中的冰镐猛砸在冰雪面上紧急制动,终于停了下来,这时我已经有半个身子悬荡在空中。是只有好莱坞大片才能看到的场景,我居然亲身体验了一把。当队友们惊恐万分,这时我竟然笑了,:嗨,没事了。班·薛伍德在书中说本能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神奇天赋,那是一种天生就有的本能和直觉,别人学不会,也教不来。你不必苦思冥想——也不必惊慌疑惑——你只需要跟着感觉走,就这么简单。我非常清楚是我以生俱来的本能救了我的命。
 
 
      在成功登顶返回的时候,我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但是我身后有一个城市在关注我,就是我的家乡昆明,让我有了无穷的信心和力量。下撤到8600米时,我已经筋疲力竭,步履艰难,在陡峭的攀登线路上,哪怕有块屁股大的地方休息一下也好,正想着就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坐在那休息,于是我心里边找到一个安慰,我也可以坐一下,哪怕给我一分钟都行,我就跑过去紧挨那个人坐下去,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结果我的高山向导马上把我拉起来说:不能坐,坐上去就死掉,你旁边的人4年前就坐在那了。我一看,紧挨我坐着的分明是一具尸体,很多年了也没有腐烂。当时我就一下站了起来,心想我要活着回去,因为我的家人在家里等我,就是这么一个信念,让我今天能够站在梦想的舞台。如果我的高山向导没有叫我的话,我今天还坐在珠穆朗玛峰上。书中凯尼格博士说信仰是世界上最有效的求生工具。它可以给你带来希望,不管你处在怎样的困境之中,它总是能让你看到好的一面。信仰还赋予了你一种生命的意义和目标,帮助你克服难以置信的困难。
  
      我们经常说性格决定命运,特别是在生死关头不同的性格也会有着不同的结局。你是否很坚强,可以承受很多痛苦呢?或者是你是否需要为了所爱的人而变得更强呢 
 
 
      遭遇雪崩
 
 
      2007年9月2日,我在登顶海拔5642米的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的时候遇上了雪崩。我和15名队友踏上登顶征途,一同出发的共有10支队伍。由于厄尔布鲁士峰处在黑海和里海暖湿气流交汇处,天气变化无常,登山队出发不到两小时就开始下雪,并伴有冰雹和雷电。天亮了,攀登高度已经穿过云层,四周一片雪白,景色非常壮观。攀登到5000米以上,坡度开始陡峭,队伍也逐渐拉开了距离,有的队员因为体力不支放弃了登顶。临近中午,队伍攀升到海拔5300米处,在这个事故多发地段,两名女领队开始检查队员的装备,鼓励落后的队员。这时,突然听到后面的队伍发出惊叫声,我抬头一看,发现一块巨大的雪墙扑面而来,没来得及反应是怎么一回事,整个人就被卷入其中。队伍遭遇雪崩了!仅仅几秒钟,队员们就被雪崩冲下60多米。回忆起那个惊心动魄的瞬间,我被卷入雪中,感受到巨大的冲击力,当时求生的信念异常强烈。根据常识,雪崩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压力和缺氧,于是我拼命挣扎,在翻滚中努力把头露出来。第一次体验到死亡威胁,心跳都快停止了,几秒种后,8个人被冲到一块相对平缓的地面。我第一个挣扎着爬出,看到队友中有的身体整个被埋在雪里,只露出双手,有的头朝下倒冲着。我想去救他们,让他赶快撤离到安全地带。幸好我们遇到的是中等强度的雪崩,几名队友也先后从70多厘米厚的雪堆里爬了出来。
 
      学会放弃
 
 
      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本来不是7+2的最后一站,但当第一次我们踌躇满志来挑战这座南美洲巨人时,在海拔6000米的地方遭遇暴风雪错过了最佳登顶时间,只能含恨撤退了。
 
 
      而今天终于再次登顶南美洲的最高峰——阿空加瓜时,我由衷感谢上次的失败,正是那次失败,让被成功登顶世界最高峰的喜悦冲昏头脑的我意识到,登山,永远不能松懈,只能在最佳的状况以向上的姿态,一步一步走到顶峰。要学会在失败中反省,而人生,也是如此。
 
 
      以上的历险经历让我感受到在生死存亡的险境中要有信心,要有勇气,还要有生存的智慧和经验。
 
 
      生命的价值大于攀登任何一座山峰,人生最大的价值在于经历,而生命是人生的载体,只有尊重生命、热爱生命才能谱写丰富多彩的人生。
 
 
      在此我诚挚的向各位朋友推荐《哇!救命书》这本畅销书图书,阅读它获益匪浅。它是关乎你生命的一本书。
 

  
      作  者: (美)薛伍德 著,杨镕溶
      出 版 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3-1
      字  数: 208000
      版  次: 1
      页  数: 226
      印刷时间: 2010-3-1
      开  本: 16开
      印  次: 1
      纸  张: 胶版纸
      I S B N : 9787300117331
      包  装: 平装
      定      价: ¥39.80
 
  
      备受关注的苍山救援现已得以了结,上海青年任圣杰的遗体已找到,7月28日将在大理举行告别仪式。任圣杰的离去,无不令人惋惜,这无疑又暴露出国内户外运动发展的“亚健康”成长的趋势,这种趋势必然引起事故频发不断,任圣杰太过自信的表现就是一个缩影。
 
 
      我从始至终都在关注此次“苍山救援”事件,但是没有料到任圣杰真的会死。20年前和任圣杰一样还是初级驴友的我,和其他4人一同登苍山时迷路了,所幸后来得以下山。此后又登过无数次苍山,我自觉苍山比较容易征服,拥有良好的道路设施和详细的山峰地图,还有80%的手机信号覆盖区域,“如同散步一样万无一失才对。”可听说任圣杰只带了一把雨伞,连手机多余的电池都没带就去登山,我是很反对任圣杰的这种“独行侠”户外行动。从此我可以判断出任圣杰性格孤僻和有些太过自信,以至于独自进山到了不得已时只好拨打110求救。遗憾的是,由于准备不足,电池不够了。加上他不熟悉基本的户外器材常识,没有携带GPS 设备,导致在拨打求救电话时无法说出自己的具体方位。要知道苍山有18溪19峰,如果不确定具体方位,搜救工作很难迅速开展。
 
我攀登珠峰时的装备
 
在穿越撒哈拉沙漠时没有海事卫星设备就无法把图文资料及时的传回国内
 
hspace=0
卫星电话可是出入无人区(无GPRS信号覆盖区)居家必备之物
 
在穿越撒哈拉沙漠时每天传输图文资料时向导都会好奇的凑过来看看
 
hspace=0
 
      户外装备并不能绝对的保证我们出行的安全,可如果连最基本的户外装备都没有就冒然登山的话,那就自动放弃了最基本的安全保障。此外户外装备的正确使用也是规避风险的一个重要条件,这也是从“菜鸟”升级成“大虾”的一个重要标志,同样这也是国内自助旅行者们最不以为然的。
 
 
 
 
 
      经过多年的接触,我感觉许多年轻驴友都是热情度高,实践性差,任圣杰遇难折射出了当代年轻人在素质方面的许多偏差。社会远比苍山险恶得多、可怕得多。如果连有规律的苍山都无法驾驭,那走上社会遇上更多的挫折后可能更是不知所措。当然,什么是户外运动?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对于我而言,户外运动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要将其迷信化,许多年轻人对于户外出于一种痴迷状态。真正的户外是一种生活方式,更多的应是体验休闲,而并非探险,由于户外需要一定的经济支撑,千万不要变成偏执的户外狂。此外,喜欢户外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建议先参加一些有团体组织的活动学习成长,当做“入门”;然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再升级。
 
 
      我曾任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云南爱因森软件职业学院等高校的客座教授也多次走进“三生教育”(生命教育、生存教育、生活教育的简称)的课堂,讲述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与同学们分享对生命的体验。我始终认为死亡教育其实是为了更好地来珍惜现在我们的生命,宝贵的生命,要让所有的学生都知道生命是宝贵的,如果说是把精力耗费在一些不值得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上,感情纠葛上,有的学生就会犯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导致他走上一条不归的道路,甚至于自杀,这都是属于没有正确地来认识生命的价值,没有很好地来理解生命的珍贵。因此我觉得让学生知道生命的价值和死亡的结果是非常有必要。
 
 
      正如我在推荐序中所说:“生命的价值大于攀登任何一座山峰,人生最大的价值在于经历,而生命是人生的载体,只有尊重生命、热爱生命才能谱写丰富多彩的人生。”真切得希望所有想要出行或者正在路上的朋友们能意识到精彩人生,生命可贵。愿死者安息生者长鸣警钟。
 
 
      云南户外登山事故回放
      1991年梅里雪山17 名中日登山队员在攀登卡瓦格博峰时全部遇难。
      1998年轿子雪山昆明市3 名中学生突遇暴风雪失踪。
      2001 年轿子雪山昆明市某银行一名青年职工单人探险,不幸滑坠遇难。
      2006年哈巴雪山一上海登山者不慎坠崖遇难。
      2007年梅里雪山10 多名徒步探险游客被坍塌的积雪掩埋,2 死7 伤。
      2009年11月印度籍青年中文名叫阿荣(veembur  Arun)攀登苍山时滑坠死亡
      2010 年苍山25 岁的上海青年任圣杰遇险失踪,搜救十多天后找到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