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在线]“全球九大极点探险”系列节目--金飞豹在南极
文章来源:国际在线  作者:国际在线  点击:1785  更新时间:2007-3-4

 

 

连接到国际在线页面>>>>>>>>>

主持人1:方南
主持人2:曾克

 

主持人1:海内外的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新一期的《走进昆明》节目,我是方南。
主持人2:我是曾克。我们的节目曾经为您讲述过昆明兄弟金飞彪、金飞豹登顶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故事。作为一名职业探险家,兄弟俩当中的弟弟--金飞豹仍然走在探险途中。


金飞豹
主持人1:是呀,攀登上珠穆朗玛峰只是金飞豹“全球九大极点探险活动”中的一个点。2006年10月20日,金飞豹成功登上了非洲的最高峰--5895米的乞力马扎罗峰;2006年12月23日金飞豹登上了被世界探险家称为“死亡地带”的南极洲最高峰文森峰,2007年1月19日他连续徒步13小时成功到达了南极极点。


金飞豹和金飞彪在出征仪式上

 

主持人2:至此金飞豹已经完成了他的“全球九大极点探险”中的四个世界极限,他打算在今年6月份前完成其他5个点:3月份到阿根廷攀登南美洲的最高峰阿空加瓜峰,4月份进入北极,徒步到达北极极点,4月下旬到澳大利亚攀登大洋洲的最高峰科修斯科峰,5月份攀登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6月份攀登北美最高峰麦金利峰。
主持人1:如果一切顺利,金飞豹将成为全世界第11个完成“全球九大极点探险”的人,同时他还将创造一个世界纪录,那就是成为用最短时间完成这一探险项目的人。
主持人2:今天的《走进昆明》节目,向您报道《金飞豹在南极》,我们将带您和昆明探险家金飞豹一起走进南极,亲身感受金飞豹登顶文森峰、徒步南极极点的过程。
主持人1:北京时间2006年12月15日零点,经过了25000公里的飞行,金飞豹只身从家乡云南省省会昆明市来到了智利最南端的港口城市彭塔阿雷纳斯。
主持人2:12月16日,金飞豹搭上了前往南极爱国者山营地的飞机。
主持人1:到达爱国者山营地的当天下午,金飞豹就开始做攀登文森峰的准备训练。在爱国者山营地,气温骤降到零下30度,一片冰雪世界,这番景象让金飞豹感受到了一个真真切切的南极。
主持人2:南极是人类最后发现的一片大陆,南极洲的面积占地球陆地总面积的十分之一。
主持人1:在广博的南极大陆上有世界上最严酷的环境,12级以上的飓风是家常便饭,法国南极观测站曾测到过每秒100米的大风,相当于12级飓风风速的三倍。
主持人2:1983年7月,纽西兰南极观测站纪录到世界上的极低气温摄氏零下89.6度。
主持人1:在这样的低温下,钢铁会变成像玻璃一般脆;如果把一杯水泼向空中,落下来的会是一片冰晶。
主持人2:尽管金飞豹到达南极的时间是南极一年中最“热”的夏天,但平均温度还是在摄氏零下三、四十度。
主持人1:严酷的低温环境无疑是金飞豹能否顺利完成南极探险计划的巨大考验,不过对他来说,最大的障碍是由于语言不通带给他的不便。

 

金飞豹说: “我的英语水平很差,这次去南极,可以说是快速学英语的体验吧。在出发之前,我可能连26英文字母都念不完。离开的时候我已经可以用简单的英语把事情讲清楚。”

 

主持人1:在艰苦的环境中总是容易交上朋友。经过了几天的相处,金飞豹和几个准备攀登文森峰的探险爱好者们已经成为了朋友。
主持人2:12月20日和21日两天,金飞豹和队友顺利达到了文森峰的一号营地和二号营地。他说,这次攀登文森峰跟攀登珠穆朗玛峰很不一样,队员们除了要背负自己十多公斤的装备和个人用品外,还要搬运公用物资,一边经过冰雪坡、冰裂缝向上攀登,一边还要拖动系在身上的沉重的雪橇。
主持人1:从一号营地到二号营地,一路上都是45度以上的冰雪坡,沿途是深不见底的冰裂缝、空中是漫天大雪,能见度最多只有十米!队员们拴在同一根绳子上艰难前行。金飞豹不断提醒自己:不能掉队,这次南极之行,我是代表中国来的。
主持人2:文森峰山势险峻,大部分山体终年冰雪覆盖,即使是在夏季,气温也保持在零下40度左右。文森峰虽然海拔不高,只有4890米,但是在七大洲的最高峰中,它是最后一座被登顶的山峰。截止到2005年,全世界也仅有950人登顶。
主持人1:2006年12月23日,金飞豹和两名队友开始冲击文森峰。
主持人2:尽管是个晴好天气,但是气温仍然只有零下40度左右,金飞豹顶着严寒攀冰壁,上岩石,整个攀登非常艰苦。他回忆说:“可以说,零下40多度的低温对人的体能消耗是非常大了。我攀登珠峰的时候,我感受到的是死亡的威胁,在南极,对身体的折磨远远超过攀登珠穆朗玛峰。”
主持人1:经过7个小时的艰难攀登,金飞豹终于站在了南极的最高峰。
主持人2:站在最高峰,金飞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展示随身携带的“中国国旗”和“联合国环境总署的旗帜”、“2008年奥运会会旗”、“昆明精神、巅峰见证”的旗帜……他要把这个精彩的瞬间变成永恒的纪念。金飞豹在登顶后通过卫星电话讲述了登顶感受:

 

  “攀登文森峰是我多年的梦想,这次全球九大极点的探险活动中,文森峰是非常重要的一站。(由于天气、技术等原因,)每年来这里登山的人要比珠穆朗玛峰少得多,能够到这里真是很不容易。所以,我登顶的时候我觉得非常自豪,因为文森峰又多了一个中国人的脚印。我来自云南昆明,我是首位登上文森峰的云南人”

 

主持人1:12月24日,金飞豹和队友在细密的雪花中艰难下撤到登山大本营--爱国者山营地。他将在这里休整和训练,准备向南极极点进发。
主持人2:100多年前,在各国探险家眼中,能到达遥远的南极极点是一种巨大的荣誉。1911年12月14日,挪威著名极地探险家阿蒙森历尽艰辛,闯过难关,终于成为人类第一个达到南极点的人。在阿蒙森探险队到达的第34天,由斯科特带领的英国探险队经历了暴风雪、饥饿和冻伤也到达了南极极点。在返程途中,斯科特一行遭遇了南极的坏天气,他们在严寒、极度疲劳、饥饿和坏血病的折磨下,先后死去,成为极地探险史上著名的悲剧事件。
主持人1:南极极点不仅因为这两位探险家的冒险故事而名声大噪,更成为了全球追求超越极限、挑战自我的探险家的梦想之点。2006年12月底,金飞豹开始了他在南极的再一次探险征程--从南极荒原徒步到达南极点。
主持人2:到达南极极点,直线距离有100多公里,金飞豹和队友每人都用雪橇拖着四、五十公斤重的食品和装备。
主持人1:南极的风是非常刺骨的,人很容易处于失温状态,低温对人体是一种不知不觉的侵蚀,一旦人感觉冷,一般就再也走不动了。所以,在行走的过程中,金飞豹需要靠食物来补充体力。

 

  “在行走的时候只能补充巧克力和奶酪,在南极吃巧克力是非常痛苦的,因为是大把大把地塞进嘴里,连嚼带咽,你品味不是它的味道,(只是)作为身体的能量的补充。有时候要喝水,我的低温水壶都结冻了,拧不开,那就不喝水。慢慢地身体就变得适应性非常好,就像一头骆驼一样,每天行走十几个小时,不喝水,不吃任何东西。”

 

主持人2:在南极,简单的行走都是对人体极限的挑战,在南极呆了近40天,金飞豹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睡上一觉。

 

  “我在南极体重严重下降,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因为这个季节是南极的夏天,也是它的极昼,每天太阳都是高挂在头顶,没有黑夜,生物钟完全被打乱了。有时候睡下去,一睁开眼睛,不知道是中午还是下午!(笑)一开始是兴奋,觉得终于来到童话般的世界了,(就觉得每天都出太阳,)没有黑夜。没有黑夜的日子是很枯燥乏味的,最后就(开始)怀念有黑夜的夜晚,我就觉得回到家乡昆明(天黑了),美美睡一觉就好了,特别怀念我们正常的生活。”

 

主持人1:对金飞豹和队友们来说,还有一个更大的挑战就是排泄。

 

  “南极的环保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做得最好的,要求比较严格,我们的所有排泄物、垃圾全部都要收回来,空运到智利去处理。当然最痛苦的就是排泄的时候,每天方便的时候我都要挖一个一米多深的雪坑,(这样)才能抵御寒风的影响,减少冻伤。而且排泄物要装在一个特制的塑料袋里,我们的排泄物都拉在我们的雪橇上,我们每个人拉一个雪橇大概有四、五十公斤重,上面有我们的食品、装备。”

 

主持人2:行走在南极感觉非常寂静,一眼就可以看到地平线,没有任何遮挡,天地一片死寂,帝企鹅、海豹这些动物都被挡在南纬60多度的圈外。

 

  “在我徒步到极点的路程中,已经达到人类极限的这样的环境,它给我们带来的魅力就是能够验证我们人类有多大的忍耐力,有多少毅力你能支撑下来,这是对自己的验证,对自己体能的验证,对精神的验证。”

 

主持人1:金飞豹说,他常常靠幻想来充实枯燥而艰难的时间。想的最多的是家乡的美食。

 

  “每天都想到流口水,当然口水一流出来就变成冰块了。(笑)就是靠这种幻想又挨过一天,漫长的一天有很多想法,到后来(领队)说:到了,今天就在这里扎营。一天就结束了。”

 

主持人2:由于长时间负重行走,金飞豹的颈椎病发作了。

 

  “每天行走我觉得特别吃力,我就觉得我自己是不是变成了一只雪橇犬,拼命地向前拉!每天低着头,颈椎受到压迫,以至于到以后几天,我的脖子都抬不起来。每天非常痛苦,我是双重痛苦:一个是低温的折磨,还有一个是病痛的折磨。我还是咬咬牙,不能放弃,虽然放弃(很简单),通过卫星电话飞机就会来营救我们,但是我想我能顶得住。”

 

主持人1:2007年1月18日,金飞豹和队友距离目的地还有21.9公里,预计两天完成这个距离。但是,当他们走到距离南极点15公里的地方,远处地平线上突然出现了一幢建筑物。这个发现让很久都没有看到其他事物的队员兴奋起来,大家看到了希望。

 

  “最后一天,我的向导就说,由金飞豹来决定,因为他的身体有病痛,是走还是休息一天。我已经看到了希望,极点的一个标志物--科斯特考察站的一个仪器设备,一个大型建筑物,远远地在地平线上,我看到了。我们行走了8天终于看到希望了,我说:走,不休息,哪怕爬我也要爬到终点,他们都非常佩服我。”

 

主持人2:他们连走带爬,用了13个小时,终于走完了21.9公里路程,到达南极极点。一到极点,他就给万里之外的昆明打了一个卫星电话。

 

  “今天是非常劳累的,而且现在极点的温度特别低,只有零下50度,虽然已经是精疲力竭了,几个队员包括我在内已经是多处冻伤。(我们一直走,)体力消耗太大,所以,到了斯科特考察站我们都是踉踉跄跄。”

 

主持人1:在极点,工作人员要询问每一个达到这里的人,当问到金飞豹是从哪个国家来的时候,他自豪的说:中国。工作人员告诉他,他是2006年到2007年唯一一个到达南极极点的中国人。

 

主持人2:金飞豹在南极极点展示了“中国国旗”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会旗”,“昆明精神、巅峰见证”等旗帜,还和南极点的标志物-- 一个大金属圆球合影留念。

 

  “看到那个照片,我还能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整个呼出来的气在我的衣领上全部结成冰霜,整个人像从冰窟窿中钻出来的冰人,衣物都冻硬了。在那里我非常激动,我实现了我(全球九大极点探险)的第四个目标。”

 

主持人1:登顶文森峰,徒步到达南极极点,金飞豹在南极的探险顺利完成。2007年1月底,金飞豹回到了昆明。

 

主持人2:今年是金飞豹非常忙碌的一年,除了要完成剩下的五大极点,他还要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召开前进行一次环游世界80天的旅游探险活动,他要把北京奥运会的旗帜带到世界各地。

 

  “今年年底我还有一个梦想是环球80天的一个探险活动,今天的环球80天是一种对世界的了解,一种文化的交流。这是我从小就有的梦想。我的梦想一直会伴随着我的脚步,(其实)每一座山峰都有它的魅力,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尽力去攀登,去寻找我的新的梦想。”

 

主持人1:海内外的听众朋友,我们今天的节目《金飞豹在南极》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听,节目总监制梁永实、吴勇,节目监制方南,采编静怡,播音方南、曾克感谢您的收听,祝您愉快,再见。